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文本: 曲玮玮对话余男:骨子里的性感不需要炫耀

曲玮玮对话余男:骨子里的性感不需要炫耀

来源:百度新闻 时间:2018-09-13 00:01:48 编辑:安徽省 浏览:288 手机版

原标题:曲玮玮对话余男:骨子里的性感不需要炫耀

曲玮玮对话余男:骨子里的性感不需要炫耀

在见到余男之前,对她的印象一直是“性感”两个字。

她在《战狼2》里饰演龙小云,出镜时间很短,利落短发,近乎素颜的脸,线条刻板的军装,可是她和吴京几场针锋相对的对手戏下来,仍然让坐在电影院里的我忍不住惊呼:真是太性感了!

性感写在余男的骨子里,从不依赖刻意的姿态,暴露的服饰,或者魅惑的妆容。她静静地看着你,似乎在说,她就是性感本身。

和她见面的时候,正巧她和段奕宏合作的新片《引爆者》正要上映。第一个问题我就直截了当地就问她,你知道你和段奕宏在网上都是以性感著称的么?

余男没有对性感的标签太过推让。反而笑着打趣起我来,说,「是在你自己的眼中段奕宏比较性感吧?」

她的状态很放松,很自信——虽然她不喜欢用自信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她说,「总是把自信这个词挂在嘴上的人不会是真正的自信」。

她身上有种挥之不去的低调温和的闪耀感,可能也正是这种低调却有底气的态度,让余男在演艺圈里显得非常不一样。

在整个对流量和热度趋之若鹜的大环境下,早早就在国际各大电影节上拿下多个影后的余男反而一直隐藏在喧嚣的人群中间,专注于表演本身。

余男此前主演了《图雅的婚事》,这部电影后来在柏林电影节上大放异彩,一举夺得金熊奖。草原上的风吹日晒没有白费,那之后,外媒评价余男「即使厚重的衣服和裹住半个脑袋的红色围巾,仍然无法遮住她在每一个镜头中散发出的美丽……」

她可以讲一口流利的英文和法文。她拍过法语片《狂怒》,还在好莱坞和史泰龙合作出演过《敢死队2》。她说用不同的语言去表达自己、去塑造角色是一件非常诱人的事。

她的表演自成一派。比起夸张的表情和对白,她更喜欢用细腻精致的眼睛来说话。而这一点在和管虎合作的《杀生》里被发挥到了极致,她饰演一个不会说话的寡妇,眼波流转间告诉你什么是风情入骨。

比起余男在表演事业上绚烂的成绩,表演以外的余男显得神秘莫测,只留下大片的空白让对她充满好奇的人们去猜测和想象。

比如2010年注册的微博,七年里只更新了187条;比如她走红毯的次数少,接受专访的次数同样很少。

我问她,电影以外的时间都做什么呢?

她说,很简单啊,吃饭,睡觉,出去玩。

她说电影占据了自己生活百分之五十的重量。那以外的部分,则像是深潭底部的世界,轻描淡写,再也不肯轻易拿出来分享了。

想把亦舒在《圆舞》里字斟句酌的褒奖送给余男,「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服,买过什么珠宝,因为她没有自卑感。」

就像在朋友圈里炫耀的人,其实内心愈发空空如也吧。无法休止的自我展示大概总是源于对自我的怀疑,不得已才需要借助外部世界的肯定。

对余男而言,可以在光和影子的世界里留下美丽的印记,已经是实现自我所需的全部。而个人的恋情,私下里的穿衣打扮,红毯上的礼服够不够漂亮出众,都不会让她太过关心了。

在拍《敢死队2》的时候,飞机上走出来的余男一身运动服,因为外表太过随性,还被海关质疑是不是真正的演员。她没有停留在普通人对女明星时刻应该保持光鲜亮丽的想象禁锢中,她相信自己多过相信这个嘈杂的世界。

余男对电影的深爱,同样体现在她谈论电影的时候。

她说,在《引爆者》里和段奕宏,王景春,成泰燊三位影帝合作得非常好,不存在媒体所谓的“飙戏”,而是一种很融洽自得的氛围。

她把《引爆者》形容成一部有文艺色彩的商业片:故事好看,又有人文关怀。她喜欢文艺片也喜欢商业片,在柏林和上海国际电影节都做过评委的她说,评判电影好坏的第一要义不是艰深的理论,而是是否好看。

她和我聊起自己在《引爆者》中饰演的角色萧红,一直陪伴在段奕宏身边,可是这种陪伴又并不完全是陪衬和服从,也许就像在这场男人戏中唯一的女演员一样,她是故事里流动的烛液,让故事更柔软,也叫故事更热烈。

一直以来,我都羡慕演员,羡慕他们可以体验比别人更多种的人生,住在另一个人的躯壳里,灵魂里,体验此生可能永远无法抵达的世界。

可演员又是一种多么艰辛的职业。它消耗你的想象力,体力,精力,它逼迫你在自己有限的人生体验中去捕捉,去体会,去创造一个和自己迥然不同的角色。

余男说她更喜欢去表演那些和生活中的自己相差很远的角色。翻开她的片单,也发现她饰演的角色包括村妇,杀手,寡妇,风尘女子,充斥着极致,浓烈和复杂。难以想象,她要花费多少心思,才能将这些性格各异的角色再现得那样鲜活。

电影世界里喷薄的生命力,和个人生活的低调沉静,可能在某种意义上并非彼此冲突,而是彼此支撑。也许正是余男在生活里的积累,长时间的低曝光度,她对表演以外自我消耗的警惕和防备,才让她得以将自己对生活全部的热情放到角色中,让自己在不同的角色身上再次被点燃。

很少谈及私人感情的余男有一次提到过,她喜欢实实在在的男人,不喜欢鲜花蜡烛式的肤浅浪漫。

当被要求用一个词去形容自己时,她想了想,说,「自由」。没办法不去羡慕这样的余男,生活在条条框框的世俗规则以外。

也许像我一样的观众,正因为她在展露自我这件事上的吝啬,才会持续对她保持好奇,但谁又能拒绝她在表演这件事上毫无保留的给予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资阳:市兽医局来指导非洲猪瘟防控工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