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I5BKK5KM'><strong id='I5BKK5KM'></strong><small id='I5BKK5KM'></small><button id='I5BKK5KM'></button><li id='I5BKK5KM'><noscript id='I5BKK5KM'><big id='I5BKK5KM'></big><dt id='I5BKK5KM'></dt></noscript></li></tr><ol id='I5BKK5KM'><option id='I5BKK5KM'><table id='I5BKK5KM'><blockquote id='I5BKK5KM'><tbody id='I5BKK5K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5BKK5KM'></u><kbd id='I5BKK5KM'><kbd id='I5BKK5KM'></kbd></kbd>

    <code id='I5BKK5KM'><strong id='I5BKK5KM'></strong></code>

    <fieldset id='I5BKK5KM'></fieldset>
          <span id='I5BKK5KM'></span>

              <ins id='I5BKK5KM'></ins>
              <acronym id='I5BKK5KM'><em id='I5BKK5KM'></em><td id='I5BKK5KM'><div id='I5BKK5KM'></div></td></acronym><address id='I5BKK5KM'><big id='I5BKK5KM'><big id='I5BKK5KM'></big><legend id='I5BKK5KM'></legend></big></address>

              <i id='I5BKK5KM'><div id='I5BKK5KM'><ins id='I5BKK5KM'></ins></div></i>
              <i id='I5BKK5KM'></i>
            1. <dl id='I5BKK5KM'></dl>
              1. <blockquote id='I5BKK5KM'><q id='I5BKK5KM'><noscript id='I5BKK5KM'></noscript><dt id='I5BKK5K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5BKK5KM'><i id='I5BKK5KM'></i>

                “资深乘务员”的16件宝贝:小小钥匙展现中国铁路更迭史

                软件科技新闻网

                2019-02-02 12:05:48

                (新春见闻)“资深乘务员”的16件宝贝:小小钥匙展现中国铁路更迭史

                中新社吉林2月2日电 题:“资深乘务员”的16件宝贝:小小钥匙展现中国铁路更迭史

                中新社记者 苍雁

                吉林延吉至辽宁大连的4344次列车上,59岁的“资深乘务员”孙明金像往常一样值乘,手中一个黑色塑料袋里,发出“叮叮当当”的撞击声。这是16把不同时期火车车门钥匙发出的声音,在孙明金耳中,这是最悦耳的乐曲。

                握着一串串火车钥匙,孙明金开始发车前“自检”“互检”两道程序。“要最后再检查一遍车门是不是锁好,这是关系到安全的大问题。”孙明金穿行在车厢里,做着开车前的准备。

                这样的工作他做了无数次。在从业的38年里,孙明金担当乘务里程累计超过了20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50圈。

                “跑了一辈子车,就喜欢收藏火车钥匙。”孙明金说,16把钥匙是他的宝贝,既是他几十年乘务员工作的见证,也是一部中国铁路更迭史。他能如数家珍般讲出每把钥匙背后的故事。

                1980年,孙明金值乘吉林至敦化的列车,全程210公里,一个单程就要跑7个多小时。那是他值乘的第一趟列车。用的是当运转车长的父亲送给他的“五联”钥匙,一头散开,一头连在一起。

                “这趟列车运行至高寒山区,室外最低气温达到零下三十六七摄氏度。冬天取暖用的是锅炉,车厢四处漏风。为了御寒,旅客很少坐着。”孙明金记得,虽然锅炉已开足马力,暖气管烫手,但旅客还是冻得直跺脚。

                1997年,孙明金从绿皮车调到空调车。那年,正赶上全国铁路第一次大提速,火车跑到了每小时140公里。他领到一把崭新车门钥匙,这是一把开瓶器与开门功能合二为一的钥匙。此时的车门锁采取通用的内三角设计,实现了全列一把钥匙“一路通”。

                2013年,孙明金值乘的列车又换成了600伏直供电空调车体,他又领到了做工更为精细的“康尼”钥匙。内六角、电度工艺、人体力学设计,用着轻便、舒适、省力,更像是一个艺术品。

                “这时的车厢已基本实现冬暖夏凉,全封闭车厢的车窗也不用打开了。原来要坐二三十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夕发朝至。”孙明金也因此适应了好一阵“作息时间”。

                2017年,孙明金由于腰部做了手术,再次回到了绿皮车工作。他又拿起了父亲亲手交给他的“五联”钥匙,用他的话说,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孙明金如今值乘的4344次列车是一趟慢车,时速只有60公里左右。“虽然是绿皮车,但都是25G型的车体,窗户上都安装了水晶板密封。即使冬天最冷的时候,车内温度也能达到25度左右。”

                临近新年,车厢里变得喜庆起来。窗户上贴着窗花剪纸,旅客们也都带着大包小包的“年货”回家。

                列车停靠吉林站已是夜里。孙明金站在5号车厢门前,再次用他熟悉的“五联”钥匙打开车门。随身携带的16把钥匙,也在车厢里响起好听的“交响曲”。(完)